彩霸王资料 > 彩霸王五点综合资料 > 机构混战赢利模式不成熟,经济观察报

原标题:机构混战赢利模式不成熟,经济观察报

浏览次数:125 时间:2019-08-11

  证券时报 记者方丽

  本报记者 孙健芳 实习记者 赵娟北京报道

  伴随着基金市场的火热,作为第三方的基金评级机构逐渐增多。记者粗略统计,目前基金评级机构已有数十家之多,而且不少是这一两年才成立的。中信评级、东方财富网评级、招宝理财工作室 ……一系列的评级网站和机构纷纷出炉。

  每年年末、年初都是基金业评级的高峰期,各类专业评级机构、学术机构以及媒体纷纷推出自己的一套指标,针对过去一年基金管理公司和基金产品的投资运作给出评价,各种惹人眼球的大奖也开始粉墨登场。

  基金评级机构悄然增多

  但热闹的基金评级背后,多数评级机构在独立性和赢利性之间游离。本该服务于投资者的基金评级却很少被投资者关注和接受,反而更像基金评级机构和基金公司上演的“双簧戏”。

  有业内人士调侃说,现在只要是个机构就要弄个基金评级。最近两年,基金爆发性增长带动了基金评级机构的火热。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07年开始出现的评级机构数量达到数十种之多,而且还花样繁多,从研究基金经理到分红偏好、风险系数等等,用各种各样的数据来评判基金。

  评级混乱 公信力缺失

  综合来看,目前的基金评级机构按其性质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媒体杂志、网站推出的基金评级,这是近年来比较多的,如《证券时报基金评价》(简称SFR)、《Value》杂志评级、和讯网评级、东方财富网评级、基金买卖网赛先生评级、爱基网同花顺基金评级等;二是券商推出的基金评级,如目前比较权威的银河证券基金评级、中信证券基金评级等;三是科研机构推出的基金评级,这类机构一般依托大学或研究所的金融系研究为背景进行基金研究性质的基金评级,如最近才出来的招宝理财工作室、睿信基金评级研究等。还有其他综合性质的,如天相投资评级、德胜基金研究中心基金评级等。

  3月13日,国际专业的基金评级机构晨星在北京颁布了“晨星基金经理年度奖(MorningstarFundManageroftheYearAward)”,182只参选的基金中有16只进入提名名单,上投摩根中国优势基金、宝康灵活配置基金、华夏债券基金、基金景宏和基金科翔这5只基金获奖。

  评级思路各有不同

  在晨星之前,另外一家国际评级机构——— 理柏也公布了对中国基金业的排名:“理柏基金评级 (LipperLeaderRatings)”。

  目前对基金公司和投资者比较有影响力的评级机构有三个:晨星评级、理柏评级、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评级。

  “最近一段时间是基金评级和颁奖的高峰期。”基金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国内基金业的发展壮大,专业机构和媒体都看到了其中的商机。目前除了晨星、理柏这类国际专业的基金评级公司之外,国内各类基金评级大约有十几种,如银河

  晨星和理柏评级都是“舶来品”,而目前新出现的形形色色的基金评级都是本土产品。针对这一点,不少评级机构表示,希望能让本土的基金评级机构树立起权威性品牌。早在2003年时,基金评级机构一度成为整个基金行业的热点,各大券商和研究机构都陆续推出自己的基金评级,各有其分析模式和特点。

证券、中信证券、天相投资顾问公司、三大证券报、新浪网、和讯网等纷纷推出年度基金行业评级和奖项。

  今年10月份才正式成立的招宝理财工作室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评级的总体思路是针对人的研究,也就是研究基金经理,他们分析的范围除了看基金经理所带来的回报率外,还要看基金经理获取收益的持续能力。从研究基金经理的选股能力和择时能力等角度来为投资者提供更丰富的信息。

  专业机构和媒体热衷于基金评级,但关注于此的投资者却是少数。“熟悉基金的人不怎么看评级了,不熟悉的可能也找不到评级好在哪儿。”一位投资基金多年的基民说,“有时候一只基金在一家排名里面靠后,但在另外一家排名里面可能靠前,现在我基本上都不看排名了。”这位投资者的话反映了国内基金评级市场的混乱现状。

  另外一个今年成立的和讯中国基金评级,是对成立1年以上的股票型、债券型和配置型基金进行测评。而基金买卖网的赛先生评级是从七个方面进行的,分别是基金表现、选股风格、操作风格、基金经理、基金家族、分红偏好、基金规模。

  各家基金评级机构的评判标准都不一样。例如在基金分类方法上,晨星对基金分类采取事后分类法,而银河对基金分类采取事前分类法。又如,在评价指标和评价标准上,晨星的评价方法包括定量评价和定性评价;而理柏主要以投资者不同的投资需求为出发点,评价标准有四种,包括总回报、稳定回报、保本能力和费用。

  晨星评级、理柏评级、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也都有自己的思路。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基金业发展十年间,这些中立机构的评选可以繁荣基金市场,也是一个行业发展的必然过程。各个机构不同的研究思路也满足了投资者不同的不同需求,只是良莠不齐的评级机构需要有关部门的规范和投资者的鉴别。

  除此以外,国内各家媒体的基金评级标准更是五花八门,主要以吸引市场眼球及迎合基金公司需求产生。

  遭遇尴尬的现状

  不同的评级机构和不同选择标准造成评级结果多样化,同一只基金在不同评级里面排名差异可能会非常大。

  当记者问及为何会成立评级机构时,有不少评级机构表示,晨星、理柏这些国外的基金评级通常是对有三年业绩以上的基金进行评级,而对成立不到3年的基金通常都不做评级。而目前很多基金都是成立不到3年却表现很好的,所以针对这个需求点,为了满足各类基金投资者,出现不少对一些成立期限不到3年的基金进行评级的机构。

  对于评级结果,基金公司有着不同偏好,“多数情况下,内资基金公司喜欢内资评级结果,而外资基金公司喜欢外资评级结果,但主要还是看哪家评级给自己评价的高一些——— 如果银河给的评价高,则对外主要宣传银河评级结果;如果晨星给的评级高一些,则对外宣传晨星评级结果,”基金公司人士说。

  从这个思路看,基金评级机构的增多可以繁荣基金市场,有利于对投资者进行全方位的指导。然而,这一美好的愿望是否能成为现实呢?

  评级机构繁多、评级标准差异化导致基金评级无法深入投资者人心,“中国的投资者现在购买基金主要看基金净值,”广发基金公司投资总监朱平说。

  众所周知的是,基金评级有先天性的缺陷,那就是只能根据历史数据分析,对未来的预测能力有限。招宝理财工作室构向记者表示将研究一种能对未来业绩进行分析的方法,他们依托大学作为科研平台进行评级,显然是有不少优势,但即使这样也难掩现状的尴尬。

  独立性和赢利性矛盾待解

  从目前不少机构作出的调查报告显示,不少投资者认为看评级买基金不如自己选。还有投资人表示根本看不懂基金评级,甚至觉得里面有黑幕,成为基金公司“忽悠”的手段。

  基金评级伴随基金业发展而产生,随着国内基金的种类、数量日益繁多,很多投资者面对琳琅满目的基金无所适从,不清楚如何来选择,而第三方评级可以帮助投资者据以挑选适合自己的基金。

  这是一场全世界都少有的如此多的基金评级机构混战,投资者信任度不高或许成为这些机构成立时所需要面对的最大的挑战。最近一家媒体公布了对基金评级的调查结果显示,26.7%的基金投资者在选择基金时不参考基金评级或其他参数,44.44%的基金投资者选择基金时不关心基金评级,只有28.89%的基金投资者会参考各大基金评级机构的基金评级。而其中76%的投资者表示看不懂评级表格中的专业评级指标。

  但是中国基金业评级始终无法深入人心,主要是因为目前中国尚无一家评级机构能够主导市场,中国的基金评级机构仍在独立性和赢利性的矛盾中游离。

  基金评级发展任重道远

  券商成立基金研究和评级机构虽然不向参加评级的基金公司直接收取费用,但是券商经纪业务却和基金公司的经营运作直接挂钩,这种利益关系使得券商评级的客观和公允性始终受到怀疑。

  基民人数不断增加,而且完全是散户化天下。仅从今年基金中报来看,88%以上是个人投资者,不少基金的投资者人数高达几百万。激增的基民对基金评级的需求也在逐步增强,这显然是基金评级机构增多的最大刺激力。另外,也有不少基金评级机构的出现仅仅为了吸引眼球。

  “国内媒体开展评级就不应该自称独立第三方,他们和被评选人存在利益赞助关系,在评级独立性方面有一定的先天缺陷。”一位基金公司高管说,“有时候,部分基金公司赢得一些大奖,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通过哪些能力获取的。”

  需求导致评级机构的增加,但作为基金行业不可缺少一部分的基金评级机构的公信力还有待提高。国内不少所谓中立的评级机构并不能非常“独立”, 多数评级机构在独立性和赢利性之间游离。券商成立基金研究和评级机构虽然不向参加评级的基金公司直接收取费用,但券商经纪业务却和基金公司的经营运作直接挂钩;媒体的基金评级和被评选人部分存在利益赞助关系。

  同样,晨星和理柏这类专业的评级机构在中国也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

  不少基民表示,同一只基金在不同的基金评级里有不同的结果,这让人无所适从。这或许才是基金评级所面临的最大问题。“目前中国尚无一家评级机构能够主导市场,所以中国基金业评级始终无法深入人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

  国外成熟的专业评级机构有两种赢利模式。一种类似标普和惠誉,主要向参加评级的公司收取费用,但在中国,“晨星不向基金公司收取任何费用,”华夏基金公司副总张后奇证实说。广发投资总监朱平也告诉记者,“理柏的操作让我们觉得很有意思,在年底突然联系基金公司颁发奖项,如果没有获奖可能一年都不会联系,这样也表现出他们的独立性。”

  基金评级机构建立之后,面临的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就是盈利模式问题。从国外基金评级的历史看,评级机构需要拥有自己成熟的盈利模式以保证基金评级机构持续稳定发展。

  专业评级机构另一种赢利模式是向投资者收费,这是晨星在国外的主要赢利模式,作为收费的服务内容,除了评级结果,晨星还向投资者提供其他资讯。但晨星自2003年2月进入中国,到现在仍然无法实现盈利。

  从国内的现状来看,这条基金评级的发展之路还很漫长。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基金评级机构还没有有效的盈利模式是制约其发展的瓶颈。从长远来看,基金评级机构应当通过提供多元化的基金评级衍生服务来获得收益。

  独立性和公允性无法解决大量的非专业评级机构喧嚣于市场,再加上国内基金市场环境仍然不成熟,基金评级更像评级机构和基金公司之间演绎的“双簧戏”。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来源:经济观察报网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由彩霸王资料发布于彩霸王五点综合资料,转载请注明出处:机构混战赢利模式不成熟,经济观察报

关键词: 彩霸王资料

上一篇:进入锂辉石提锂领域,碳酸锂业务增长可期

下一篇:没有了